网赚妈妈

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赚团队» 正文

动物园,领导4000箱奶糕被“冷藏”,帮扶合作还得靠规则


陕西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原领导想帮奶农增收,建议收羊奶制成奶糕入园销售,第一批效果不错。但动物园换领导后,第二批剩4000多箱“没人管了”,被冷冻一年多,还有20多天过期。蓝田九间房镇柿园子村村主任说,“一定是哪里出了岔子,奶糕不知还能不能卖出去”。

两年前,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的领导们到蓝田山里看到村民们的困难,就想到帮村民一把。据说除了逢年过节送米送面,给一些村子办起爱心超市、爱心书屋,还接村里的孩子到动物园玩。除此之外,看到这些村子的人都喂有羊,靠挤羊奶赚钱,动物园领导便提议将村民的羊奶收集起来,让农村合作社制成奶糕送进动物园去卖。这本是一个美好的开始,但发展到今天数千箱奶糕只能等着过期的局面,确实让人唏嘘。

究其原因,各方都认为是因为“动物园换了领导”,而导致双方的合作被迫搁浅。但复盘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就会发现,这桩“好人好事”,在一开始其实就埋下了隐患,动物园换领导不过只是其中一个插曲。

得看到,双方的合作,自始至终只是口头协议,并无具体的规则约束、责任划分。对于动物园一方而言,这意味着此一帮扶事件,多是靠个别领导在驱动,既可能对市场需求和风险缺乏足够的研判,导致奶糕销售面临困难,也容易造成因为“换了领导”,合作就可能被终止的局面;而对于合作社来说,由于双方缺乏明确的责任义务协定,作为“被帮扶”的一方就始终处于被动角色,以至于在动物园单方面中止合作时,变得毫无应对能力。

报道中的一个细节耐人寻味,那就是第一批奶糕的销售,其实就并不是很顺利,未卖完的部分,最终是通过动物园内部消化的,有动物园负责人甚至自掏腰包花了数千元。这说明,奶糕的市场前景,是存在不确定性的。据此,有网友认为,既然奶糕不好卖,合作社方面就不应该继续制作奶糕,强行把销售责任推给动物园。靠动物园内部消化,这样的合作当然难以维系。但就此事来说,指责农村合作社“赖”上了动物园是不符合事实的。

据合作社方面称,有动物园领导曾表示第一次销售不理想,是因为奶糕没名气,建议找知名品牌来做,这样他们把奶糕不仅放到动物园里卖,还能放到兄弟单位一起卖。最终,合作社和动物园相关负责人,一起到一家知名奶糕厂谈了合作,随后才有了继续生产。此一细节说明,合作社方面生产第二批奶糕,并非单方面行动,至少是经过动物园方面口头授意的。那么,对于当前奶糕被冷冻快过期的局面,动物园一方当然有责任做好善后。即便是确实因为换了领导,双方合作无法继续,也该及早知晓对方,并采取措施最大限度减少合作社和奶农的损失。如此互相推诿,半路撂挑子,显然扭曲了原本的初衷和善意。

这件事至少有两个方面的教训值得吸取。一,做好人好事,特别是这种带有长期性、具有较大经济关联的帮扶合作,不能全依赖道德热情的驱使,还是得靠明确的规则驱动。同时,也不能因为是做好事,帮扶的一方就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可以随时撂挑子,即便不能“帮到底”,也该负责任的善后。这不是道德绑架,而是现代公益或慈善的基本要求。二,若仅仅因为动物园换了领导就导致合作被中止,这除了说明,依靠口头协议、缺乏责任条款的合作具有相当的脆弱性,也未必不是“新官不理旧账”之风盛行的又一个注脚。

当此之时,面对4000多箱“没人管了”、快过期的奶糕,西安秦岭野生动物园不应该再继续“不管”下去,无论出于责任还是道义,都应该尽最大努力让事情善后,为一段原本美好的帮扶佳话划上一个圆满句号。

上一篇:艾草,贫困户艾草扶贫成农民脱贫金钥匙 购买艾根种植成为企业扶贫新风向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猜你喜欢


日本,中国中国留学生的40年|严浩:三

日本,中国中国留学生的40年|严浩:三

今年初,中国旅日企业家严浩获得日本《财界》杂志社评选的2017年度“经营者奖”,他也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个华人企业家。图片说明:严浩荣获日本财界杂志经营者奖 始

卧底,大佬FBI特工差点当上黑帮大佬,3

卧底,大佬FBI特工差点当上黑帮大佬,3

一身黑西装炫酷形象的FBI特工总是让万千少女着迷。他们在枪林弹雨中显露潇洒英姿,飘忽不定的行踪更是增添了几分诡秘。但詹姆士·邦德式的帅气特工注定只存在电影里。

乐天,客户乐天共同创办人小林正忠:未

乐天,客户乐天共同创办人小林正忠:未

所谓生态战,是指客户的食衣住行娱乐都能在一个平台上完成,小林正忠表示,十年后可能不会再有金融业、电商业等产业区隔,同一集团可能要提供客户「生态圈」式的服务,即要
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QQ交流1群
  • 手机版访问
二维码